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新零售頻道 >> 正文
餓了么CEO王磊:我們已不再關注市場份額

  為此,餓了么找到的突破口是三四線城市。據其官方數據顯示,在云南大理、佛山順德、河南新鄉、浙江紹興等城市,餓了么口碑的市場份額均快速突破50%。不過有一點,對于市場份額,業內素來存有疑慮。

  一是餓了么和美團的數據通常都各執己見,第三方市場報告結果也差異巨大。二是,餓了么的增長態勢和阿里財報中的數據不能完全相符。

  按照餓了么官方公布的信息,去年一年本地生活服務按理來講應該增長明顯,可財報數據顯示,在餓了么并表后三個完整季度里,從2018年第三季度到2019年第一季度,阿里巴巴取得的本地客戶服務收入分別為人民幣50.21億、51.59億和52.66億,僅勉強保持著環比增長。

  所以,在投入實效并不明顯的事實面前,餓了么若繼續拖累阿里財報,那將面臨一個尷尬的問題:阿里對餓了么的重視和投入能持續多久?又或者可以說,阿里給餓了么的市場考驗期是多長時間? 

  巨頭對并購項目的耐心一向有限,尤其是阿里。 

  阿里并購后被關停的項目更多,天天動聽、口碑(后又重啟)、淘點點等等,一旦這些業務沒有達到阿里的預期,他們從整合重點到逐漸邊緣化再到關停的時間,一般不會太長。所以,阿里給餓了么的時間不是無上限。

  當然,餓了么核心業務之外的訂單量增長明顯。2019年第一季度餓了么生鮮活躍用戶訂單量超2018全年,三四線城市餓了么生鮮訂單量增速為一線城市的1.4倍。這或許是其未來的新增長點。

  外賣市場的反思

  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17年中國在線餐飲外賣用戶規模較2016年增長19.1%,達到3.05億人,預計2018年達到3.55億人。分析師認為,在線餐飲外賣用戶增長速度趨于穩定,市場仍未飽和。 

  外賣市場的增長給美團和餓了么的深度競爭提供了空間,但不同的是,從增量到存量,競爭的核心已然發生轉變,這也是對以往低層次的燒錢搶市場的一種反思。

  餓了么巨額補貼效應的削弱,印證了這一結論。去年剛剛上任的昆陽,指揮了聲勢浩大的夏季作戰,當時其立下目標,力爭在一年內將市場份額提高到50%,而一年后這一目標尚未實現,餓了么卻拖累了阿里全年的財報表現。

  以補貼撬動美團的用戶根基,這一策略本身就不是外賣行業下半場的打法,因為用戶的使用習慣和對平臺的忠誠度均已經養成,補貼效應必然會削減。所以,餓了么未能實現對市場份額的爭奪可以預見。但值得一提的是餓了么和阿里的態度。

  餓了么拒絕承認補貼戰略的失誤,甚至直接否認市場份額這一衡量行業競爭的關鍵性指標。 

  餓了么和美團的競爭,說到底最后還是要看市場份額和業務增長。就像餓了么與美團的樓層差距,為什么美團站2樓、餓了么在1樓?當時餓了么選擇背靠阿里,平臺各項數據增長也較為穩定,它和美團最大的差距無非就是市場份額。所以,現在避開市場份額,而空談競爭,不免有些自欺欺人,也不尊重市場的競爭規則。

  就像優酷之于阿里,不能說它補全了大文娛生態體系,能夠為阿里這棵大樹提供營養,就認定其成功。

  從昆陽對淘點點、優酷成敗的評價可以看出,餓了么去年的真實成果或許也通過這種解說而使其強行“成功”。這是回避,而不是反思。

  昆陽從一開始就強調,口碑餓了么具有服務電商的價值、物流網絡的價值,集團花這個錢是值得的。這種理念意味著,口碑餓了么服務阿里的價值要高于本地生活服務的競爭價值。但反過來想,若是競爭失利,餓了么服務阿里的價值也會削減,屆時阿里恐怕要重新考慮對餓了么的態度了。

  相比市場競爭,這或許才是餓了么最大的隱憂。而“君有疾,不治恐將深”的故事,我們希望不要在它身上發生。

  (來源:歪道道)

2頁 上一頁  [1] [2] 

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餓了么






酷炫财神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