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新零售頻道 >> 正文
餓了么CEO王磊:我們已不再關注市場份額

  2019外賣市場的夏季戰役已經拉開帷幕。與去年不同,餓了么的戰略目標不再是從競爭對手那里搶到多大的市場份額,而是數字化下沉。

  據餓了么CEO王磊(花名昆陽)所述,和一二線城市相比,三線以下城市對數字化的渴求更高。他們自身沒有這個能力,這意味著阿里在其中能發揮更大的價值。

  不過餓了么目標的轉移也帶有一絲微妙。在最近的采訪報道中,昆陽的表態和一年前有了較大差異,比如同樣涉及市場份額、預計投資力度的問題,一年前昆陽信心滿滿,如今卻直言,我們已不再關注份額。

  而這種語境的變化,耐人尋味。

  從野心勃勃到“佛系態度”

  在最近的一次訪談中,《財經》記者問了昆陽一個問題,本地生活會成為下一個優酷嗎?委婉表達出了對餓了么業務前景的保守預期。

  對于阿里大文娛,尤其是其中優酷的表現,業內普遍認為差強人意。

  但昆陽的回答出乎意料:我覺得優酷很成功,大文娛的戰略double H不是一天兩天。你說今天愛奇藝和騰訊就成功?大家不也虧得很多嗎? 

  眾所周知,優酷并入阿里后,從當年視頻行業的老大,到現在被愛奇藝和騰訊視頻超越和壓制,而且近期高層變動讓優酷的內容戰略又一次擱淺。優酷的沒落不可置否,而昆陽則對此避重就輕、迂回到行業虧損的問題上,理由不免牽強。 

  這種態度貫穿到他對餓了么發展的回應上。 

  比如市場份額的目標。

  2018年昆陽同樣接受財經采訪,他的原話是,“餓了么目前只有一個重點,就是奪回市場份額。50%是競爭的分水嶺,我認為到50%之后,競爭的主動權就在餓了么手上了”。但夏季戰役過后,昆陽對這50%松了口,“我們沒設一個時間表,期望在中短期內達到50%”。

  中短期指代多長時間無人知曉,不過餓了么對市場份額的態度現在又出現了新的變化。昆陽在財經的采訪中,表示“份額已經越來越不是我們關注的核心”。

  從志在必得到避而不談,餓了么的轉變透漏出兩種可能:其一,餓了么對美團的攻伐并沒有帶來理想的效果,起碼離50%還有不小的距離;其二,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務市場的策略發生改變,和美團的競爭不再是重中之重。

  而對去年的競爭表現,昆陽只給了3.5+的保守分數,可見更傾向于第一種可能。按照阿里的內部評分機制,3.5-3.75之間意味著符合預期、但沒有超過預期。

  除市場份額,昆陽改口的還有資金投入,相比去年餓了么多次強調投入無上限所傳達出的自信和張揚,這次昆陽明顯謹慎和低調了許多。他認為錢投入多少不是我考慮的重點,重點是錢投到哪里去。要投到數字化產品服務打造、中低線城市市場培育中去。

  這和逍遙子傳達的意思類似,雖然子彈備得足足的,但還要打得更聰明。不過聯系到去年無上限投入帶來的效果并不理想,這句話難免帶有一絲敲打的意味。

  對于餓了么去年一系列作戰計劃和巨額補貼,究竟有沒有產生與之對等的積極效應,僅靠餓了么公開的的信息或第三方市場報告,其實很難做出判斷。但是昆陽今年的態度轉變,卻從側面印證了一些推測:餓了么并入阿里后,雖風光無限,可內壓猶重。

  無上限的投入,有上限的時間

  昆陽對餓了么的表態,實際上和阿里集團今年對外傳達的基調保持一致。

  去年8月,張勇曾向投資者表示,餓了么是非常重要的市場,會“盡一切力量獲得勝利”。而在2019財年財報公布的投資者電話會議中,阿里CFO 武衛表示,數字媒體和本地服務虧損最為嚴重,拖累了阿里的財報。 

  財報顯示,阿里利潤率為35%,同比去年同期的43%下滑了8個點。另外,第四財季營收為人民幣935億元,同比增長51%,可總成本占了總收入的91%。與利潤率下滑的理由相同,成本直逼總收入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受到“整合餓了么”的拖累。

  所以,“高效地利用支出”成了阿里今年對大文娛和本地生活服務的最重要要求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餓了么






酷炫财神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