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新零售頻道 >> 正文
蘑菇街不美麗:從估值30億美金到市值3億

  有著“時尚電商第一股”之稱的蘑菇街,正面臨股價下跌近80%、市值縮水12億美元的窘境。從成功登陸紐交所到嚴重失血,前后僅僅半年時間。而在三年多以前,蘑菇街和美麗說剛合并時,其估值曾高達30億美金。

  不久前,蘑菇街發布上市以來首份全年財報,盡管2019財年總營收同比增長10.39%,凈虧損同比收窄約42.96%,但仍未實現盈利、年度活躍用戶數量幾乎停滯不前,財報發布后股價接連下跌,顯示出資本市場對其信心不足。

  唯一的亮點,是蘑菇街從2016年以來發力的直播業務。2019財年,蘑菇街的GMV(成交總額)為174.08億元,同比增長18.7%,其中來自直播業務的GMV同比增長138.1%。

  業內人士表示,早期蘑菇街趕上了電商發展的紅利期,但目前整個電商渠道面臨多元化和碎片化,淘寶、天貓、京東、拼多多、小紅書甚至抖音、快手都能分食電商一杯羹,蘑菇街卻沒有明顯的差異化優勢,面臨很大的挑戰。

  也有人認為,蘑菇街近年來發力的直播或許是其翻身的一個機會,尤其是蘑菇街在深耕的直播供應鏈是其特色,平臺為品牌提供直播陣地,為主播打造選品庫,對接二者建立快速有效的合作,可能會帶來新的增長點。

  不過,從已經取得的成效來看,說直播能夠拯救蘑菇街還為時尚早。

  活躍用戶漲不動了

  截至2019年7月2日,蘑菇街股價報收2.89美元/股,總市值為3.09億美元。這跟2018年底蘑菇街上市時的14美元發行價與15億美元市值相去甚遠。“時尚科技第一股”蘑菇街到底怎么了?

  5月30日,蘑菇街發布2019財年第四季度(2019年1月1日-3月31日)及2019財年(2018年4月1日-2019年3月31日)未經審計財報。

  2019財年,蘑菇街總營收為10.743億元,同比增長10.4%;經調整后凈虧損為2.397億元,而2018財年的凈虧損為4.202億元,同比收窄42.96%。

  2019財年第四季度,蘑菇街總營收為2.176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15.9%;凈虧損為1.408億元,2018年同期凈虧損1.547億元。盡管同比來看虧損在收窄,但從環比來看,蘑菇街上季度營收3.672億元,第四季度營收環比下降達40%。

  虧損之外,蘑菇街還面臨的一大瓶頸是用戶數的增長。截至2019年3月31日蘑菇街公布的年度活躍用戶數為3280萬,比2018年12月31日公布的3450萬減少了170萬。

  騰訊作為蘑菇街持股18%的第一大股東,給予了蘑菇街巨大的支持,微信支付和QQ錢包均為蘑菇街設置了入口通道,但這一舉動仿佛成效并不明顯。

  蘑菇街的營收構成,主要包括三部分:營銷服務、傭金收入、其他收入。

  蘑菇街2019財年的營業收入中,傭金收入5.077億元,同比增長22%;營銷服務收入同比下滑16.97%至3.957億元。2019財年第四季度,傭金收入1.165億元,較上年同期的8490萬元增長37.3%;營銷服務收入7130萬元,較上年同期的7640萬元下滑6.6%;其他收入2980萬元,較上年同期的2650萬元增長12.6%。

蘑菇街近三年來營收構成變化 制圖 / 燃財經

  營收的比重變化和蘑菇街發力直播業務密不可分。傭金收入的增加一方面是由于蘑菇街GMV的增長,另一方面是由直播和優質商家的更高傭金率推動,它們在平臺GMV中的占比越來越高。

  2019財年,蘑菇街平臺GMV為174.08億元,同比增長18.7%。其中,來自蘑菇街直播業務的GMV同比增長138.1%,直播平均移動月活躍用戶同比增長42.1%。

蘑菇街近三年來GMV及活躍買家變化 制圖 / 燃財經

  蘑菇街方面對燃財經(ID:rancaijing)表示,“營銷服務收入有所下降、商家傭金收入的提高”是公司在收入策略上的主動選擇。

  “針對有時尚選款、供應鏈能力,想要打造自有品牌,極度關注客戶體驗的優質商家,我們為其提供包括主播對接、時尚內容、客戶服務在內的整體解決方案,而不是讓商家一味競價廣告流量。平臺幫助商家更好服務用戶的同時,與商家實現利益共贏,我們相信這是更長遠的發展方式”,蘑菇街相關工作人員稱。

  但是,無法忽視的現實是一直縮水的市值。短短半年時間,蘑菇街股價下跌近80%、市值縮水約12億美元。

  蘑菇街方面稱,蘑菇街的虧損在持續收窄,經營策略上更加重視自由現金流的持續擴大。

  電商分析師李成東表示,早期投資人賣出股票會給股價帶來一些影響,另外,蘑菇街的發展不及預期支撐不起股價也是重要原因。

  合并美麗說并沒有1+1大于2

  蘑菇街成立于2011年,最早的定位是內容導購平臺,用戶在平臺上選中的商品直接跳轉到淘寶,蘑菇街賺取導流的分成。

  成立之初,蘑菇街成長飛速,員工口碑一度非常好。時至今日仍然可以在網上看到很多夸贊蘑菇街工作環境的帖子,例如公司全員配備蘋果電腦,可以申請人體工程學座椅,每天早餐豐富,還有加班晚餐等等。

  2014年完成C輪融資時,蘑菇街的估值達到10億美元,2015年還曾給老員工漲薪50%,一切欣欣向榮。

蘑菇街歷次融資記錄來源 / IT桔子

  實際上,從2013年開始,蘑菇街的模式引起了阿里的警覺,并且阿里出臺了封殺第三方導購平臺的政策,導致蘑菇街開始轉型做自營電商。

  同樣遭到封殺的還有蘑菇街的直接競品美麗說。它成立于2009年,定位為女性時尚社區,完成5輪融資,融資總額2.5億美元,估值最高時達20億美元。

  2015年,蘑菇街和美麗說都曾嘗試上市,但恰好遭遇資本寒冬,計劃均被擱淺。為了最大限度獲得規模效應,2016年,蘑菇街和美麗說合并,成立美麗聯合集團,變成了垂直于女性群體的導購+電商平臺,旗下包括蘑菇街、美麗說、uni等產品與服務,估值一度達到30億美元。

  但是,這兩家在2015年銷售額近200億元的公司,合并后一年整體交易額僅僅為90億元。

  連年虧損的蘑菇街,在資本寒冬氣氛彌漫的2018年選擇登陸紐交所,掛牌發行價14美元,開盤價12.25美元,盤中跌幅一度超過17%,首日報收13.39美元,總市值15億美元。這也引發了不少對于蘑菇街+美麗說沒能取得“1+1>2”效果的討論。

  這個市值僅僅是蘑菇街合并美麗說時的一半,不少手握期權做著財務自由夢的老員工瞬間夢碎。當時蘑菇街員工手中的期權是以25:1的比例折算成美股ADS,對照各互聯網公司上市后的期權折算,土豆是4:1,世紀佳緣是1.5:1,阿里是1:1,優酷曾經的18:1已經讓很多老員工不滿。但蘑菇街再次刷新了大眾的認識。

  后來蘑菇街CEO陳琪還專門對此事回應稱,阿里是靠總市值巨大,帶動了所有員工的財富增長,蘑菇街只是一個小公司,“我只對客戶負責、股東負責、員工成長負責,我沒有義務對任何人財務自由的期望負責。”

  前美麗說員工莎莎表示,早期的美麗說和蘑菇街本質上跟小紅書差別不大,只不過早年大家可能有購物需求的時候不會去找分享推薦,現在大家比較喜歡看網紅、博主真實的使用心得和購物體驗。

  “兩個公司打包一起上市,在資本上已經取得了成功,但到具體業務上就不好說了,因為兩個公司的風格不一樣,業務調整、人員管理上都有挑戰。”莎莎說。

  在她看來,蘑菇街的問題是現在還沒有找好一個特別精準的定位,既像小紅書一樣做社區,又在做淘寶直播形式的帶貨。另外,蘑菇街有不少低客單價的商品,但現在的90后、00后消費能力很強,可能更愿意選擇更高質量的商品。“它如果真的定位自己是一個高性價比、低客單價的電商,就應該獲取三四線下沉市場的人群。”莎莎表示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關注公號:redshcom  關注更多: 蘑菇街






酷炫财神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