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紅商網·新零售陣線 >> 好公司頻道 >> 正文
波司登陷危局:關聯交易受質疑 承認女裝收購失策

  一份沽空報告將“羽皇”波司登推至懸崖。

  6月24日,沽空機構Bonitas發布報告稱,波司登存在虛報利潤、未公開的關聯交易、公開市場欺詐等行為。報告中甚至出現“一如既往的腐敗”“股票一文不值”“走向毀滅”等相當嚴重的說辭。一時之間,港股波司登大跌24.78%,市值蒸發60.9億港元。

  這是波司登始料未及的。在波司登的原計劃中,兩天后的6月26日是其發布年度業績報告的日子。

  2018/2019年報顯示,波司登營業收入達103.84億元,同比上漲16.9%,首次邁入百億俱樂部。其中,核心業務的羽絨服收入為人民幣76.58億元,同比大幅上升35.5%;主品牌波司登羽絨服收入同比上升38.3%至人民幣68.49億元;公司毛利率也增長6.7個百分點至53.1%。

  但哪怕拋開沽空的威脅,波司登在亮眼年報背后,依然仍有困局待解。

  6月27日,在波司登年度業績溝通會上,波司登首席財務官兼副總裁朱高峰對時代周報記者坦承,“關于女裝業務的收購,我們的決策不一定是合理的。”

  關聯交易迷霧

  沽空機構首先指出,波司登自2015年以來捏造了8.07億元的凈利潤,虛報達174%。

  “母公司和子公司報表是合并抵銷的,怎么能簡單加總???隨便列出幾家公司進行簡單加總,就能得出一個上市公司業績?”針對該項指控,朱高峰在媒體溝通會上反駁。

  波司登在澄清公告中表示,沽空報告所用的工商年報報告日期為12月31日,而波司登年報所用的報告日期為3月31日,上述報告日期所產生的三年凈溢利差異為約2億元。同時,沽空報告所用數據僅涵蓋19家公司,而波司登財務報表綜合范圍還額外包括約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內中國公司,因此上述兩個因素合并造成的差異為約7.7億元。由此反駁不存在虛報凈利潤的情況。

  與此同時,沽空公告還指出波司登向擁有65%以上流通股的內部人士支付了巨額歷史股息。對此,朱高峰表示,波司登從2007年上市,??累計的股息分派??是70?80%的區間,“當時我們上市的時候,給股東的承諾就是每年分派的股息??不低于30%。”公司認為派發股息為股東提供了穩定及滿意回報,間接證明公司財務狀況良好。

  所有指控中,沽空報告著重質疑波司登三個品牌杰西、邦寶、天津女裝(柯利亞諾、柯羅芭)交易的合理性,而波司登也用了最多篇幅來解釋公司不存在“未公開的關聯交易”。

  沽空報告指控,一位名為周美和的重要人士對波司登的女裝業務舉足輕重。其分別于2008年、2013年以1650萬元、1750萬元人民幣購買了杰西、邦寶,隨后即在2011年、2016年分別以6.64億元、7.15億元將兩家公司出售給波司登,差價約40倍。并指出,周美和也是協助收購天津女裝的關鍵人物之一。

  波司登對此澄清稱,杰西是由周美和于1998年創立,并非沽空機構所稱由其2008年通過收購成立,而邦寶品牌則完全與周美和所控制的公司無關。并表示周美和在女裝業擁有逾18年經驗,是協助公司評估收購合適品牌、拓展女裝業務的重要人員之一。

  在27日的投資人會議上,也有投資人對關聯交易提出疑問。對此,朱高峰表示,公司在收購交易中都是與獨立第三方進行,并不存在關聯交易。

2頁 [1] [2] 下一頁 

搜索更多: 波司登






酷炫财神官网